日本如何做消费金融?Orient公司及行业启示

1月12日,我们特地走访了日本金融公司欧利克(Orient Corporation),并深入了解了日本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历程。

这对于身处中国智能信贷行业的明特量化来说,受益匪浅。Orient消费金融模式先来介绍下日本Orient,它成立于1954年,两大股东为瑞穗金融集团及依藤忠商事,其业务范围涵盖汽车、购物分期付款、、信用担保及融资。在日本的非银行金融体系机构中,Orient的消费金融资产规模位居第一。

可以说,Orient是日本消费金融运作模式的成熟代表。Orient公司研究院负责人总结了公司历经60多年成为日本最大的信用公司的法宝——为客户提供多层次的产品,提高客户体验,控制成本。

从产品层面来说,Orient勇于创新。例如,在大学学费上,提供了由父母负担四年,子女毕业后分期7年还款的产品,市场反应及公司获利均有良好效果。另外,为了长期培养客户忠诚度,对大额分期付款客户同时交叉销售较低额度的信用卡/现金卡,提供短期应急现金产品,这种大额分期/小额取现,利率高低搭配的产品搭配,为客户提供了全方位信贷及资金需求,非常独创。

这些产品创新模式很值得我们学习。

除此之外,座谈过程中,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两点:一是,Orient在瑞穗金融集团和依藤忠商事入股后,成功的利用了股东的资源扩张个人金融业务,在低利率的金融环境中做到一年17亿的利润额,实属不易;二是,Orient在国际化战略上的锐意进取。它在泰国开展汽车租赁业务,三上三下,坚持不懈终于取得成功。日本消费金融行业之鉴事实上,日本消费金融行业,我接触已久。早年,我在花旗银行的海外事业部工作,参与过很多当地的项目,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日本业务。

2005年-2006年是日本消费金融发展的极盛时期,所有银行里面利润最高的是IPO业务,第二是消费金融业务。2005年,花旗银行在日本消费金融领域的利润,占到了全球业务利润的二十分之一。但在日本消费金融迅猛发展的同时,关于消费金融业务的政策风险、社会舆论也很大。

其中备受诟病和舆论指责的,就是“消金三恶”:过高利率、多重借贷以及暴力催收。

2006年,监管随后而至,日本《贷金业法》和《利率限制法》相继出台。日本政府制定了一个非常严苛的四年计划,开始对消费金融业务开展整治,几次调低利率。

在这个过程中,消费金融巨头们的信贷业务就此一蹶不振,甚至给地方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2008年,花旗银行也将日本的消费金融事业部关停,撤出。

在严苛监管的另一面,很多人无法从正常渠道获得贷款,就转战地下,导致地下高利贷猖獗,进一步养肥了黑社会势力。而除了对本地市场重创之外,也直接造成了花旗、通用电气等外资对日本市场失去信心。

甚至,当时的日本媒体直言,“连日本政府自己都没有料到,过度严苛的政策会对行业产生如此重大、万劫不复的影响,带来了一个全输的结局。”

我们分析,日本的信贷监管思路主要是保护了借款人群体,希望不产生破坏社会稳定的风险因素,但没有从金融市场的供需角度出发。传统金融机构只服务头部人群,这些有钱人的借钱欲望,并不强烈;而越是底层用户,越需要金融服务,越有信贷需求。所以,在传统金融机构无法满足的情况下,极端遏制消费信贷市场,并不符合客观现实。

这和欧美国家所强调契约精神、强调市场运作的思路是不一样的。

现在,中国消费金融市场经过过去两年的快速发展,已逐渐被广大用户接受、被监管层认可。我们相信即将落地的监管政策,会结合国外经验和国内实情,有效约束信贷企业,合理引导市场需求,帮助信贷行业处于阳光之下。而作为企业自身,我们也建议,要经常和政府保持沟通,团结起来成立自律协会,数据共享,避免多头借贷,强调合规、精细化运营,才是行业和企业的发展之道。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