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欧元另起炉灶美国放出狠话在削弱美元霸

肖磊:欧元另起炉灶美国放出狠话在削弱美元霸权方面中国需要做三件事

2018-09-30 10:51:17 责任编辑:

九个亿财经消息——就在特朗普在联合国大肆炫耀美国经济的同时,全球诸多新兴经济体正处在货币市场崩溃的边缘。


8月30日,阿根廷央行宣布加息1500点,将基准利率直接提升至惊人的60%水平,也就说,如果你存100块阿根廷比索,一年后可以拿到160块。


当然,阿根廷民众并不会被这样的利率所吸引,因为今年以来,阿根廷的货币贬值了超过90%,通胀率达到35%。严重一点说,整个金融系统面临崩溃状态。


9月13日,土耳其央行上调基准利率625个基点至24%,与此同时,土耳其里拉年内兑美元已经累计贬值超过40%。南非南特年内贬值也超过24%,印度卢比贬值超过10%,人民币也出现了连续三个月贬值9%的走势。


新兴经济体货币市场的异动,纵然有更多自身的原因,但另一个重要的冲击动力,来自于美元。


与新兴市场状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正处在“风景这边独”好的状态,美元再次成为全球避险货币,诸多资金继续流入美元市场,美国股市的上涨已经持续超过十年,是历史上最长的一次牛市行情,美国经济的增速创四年来新高,特朗普趾高气扬的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说美国失业率已经降至历史最低(其他国家的失业率则在上升),美国经济比以前更加强大。


你可以嘲笑特朗普,但你真无法嘲笑美国经济数据。


在一次又一次的货币危机、经济危机面前,很多新兴经济体脆弱不堪,全球正在寻找一种可以抵抗美元周期的经济模型,不至于每十年创造出来的新财富,被美国在一次美元回流中集中“收割”,而且持续的陷入到这样一个循环。


二十年前欧元的酝酿和诞生,实际上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对抗美元的“收割”,不至于像日本一样,被收割一次之后二十年缓不过来。


欧洲人虽然具备跟美国人类似的价值体系,但从来不认可在大的货币和经济命运上面,心甘情愿的成为美国经济模型的“俘虏”。因此,欧洲各大经济体不得不联合起来,做出应对;当年在航空领域,为了对抗美国的波音,欧洲多家飞机制造企业联合成立了空客,这实际上跟欧元的诞生类似。


新兴国家并没有欧盟那样的文化或经济交融基础,从地域层面看,新兴经济体也是横跨各大洲,贸易领域非常的分散,要成立一个联合的货币体系来对抗美元,似乎可能性不大。


亚洲是最有可能推出“亚元”的一个地域经济体,但由于日本根本不敢得罪美国,其他各国也存在诸多地缘政治的考虑,无法完全信任中国,导致“亚元”基本上还处在一个幻想状态。


当然,削弱美元的霸权并不是没有突破口。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思考,我个人认为现阶段能跟美元做战略抗衡的只有两种力量,一个是欧盟的主动战略性调整和违背美国意志的选择,另一个是新的货币形态在新兴经济体当中的生根发芽,而我已经看到这这两个层面的变化。


首先我们来看第一个。


由于美国自我优先的战略,已经让很多盟友失去了信心,在对伊朗重启制裁这个问题上,欧盟已经跟美国出现了战略性分歧,但全球结算体系牢牢的掌握在美国手里,如果美国单方面宣布制裁伊朗,实际上就算欧盟非常不乐意也只能被动接受,且不得不做出配合和让步。


今非昔比,欧盟感受到的,是美国自我利益的最大化,盟友利益已变得不太重要。


就在本月中旬,有报道已经指出,为了避免美方的裹挟,绕开美元支付体系从而“合法的”与伊朗继续贸易往来,欧盟拟打造一个“特殊目的实体”(SPV),让它成为国际社会在SWIFT这个美国主导的支付体系之外的选择。


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一晚间,欧盟高官在纽约正式宣布推进这一体系的建设。


欧盟是除美国以外的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更重要的是,欧盟对全球政治领域的影响巨大,欧盟如果对美元主导的全球结算体系存在战略性的“背叛”,开始建立符合自己利益的结算方式,实际上它将动摇美元全球整个循环体系的基础。


我们来看看美国如何看待“SPV”这个事情的,就知道这个事情对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9月26日)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对于欧盟决定建立一个特殊目的工具(SPV)感到“不安,甚至深感失望”。SPV旨在让欧盟得以与伊朗用欧元进行交易,这将消除商业银行和央行对遭受美国处罚的担忧。


除了美国国务卿,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对此进行了批评,讽刺欧盟的决定及计划的可行性。他说道:“欧盟在言辞上是强硬的,但在后续行动方面是软弱的,我们不打算允许欧盟或任何其它国家避开我们对伊朗的制裁”。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一个绕开美元的结算体系,会直接激怒美国到这种程度,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都出来表态,而且言辞已歇斯底里。此时,我非常担心推动“SPA”的这个人,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复。


第二个,我们再来看看新兴经济体货币市场形态的变化。


上个月月中的时候,土耳其货币里拉出现了暴跌,当天在土耳其国内,一个不可忽略的数据是,土耳其本国的比特币交易量暴涨了70%。


其实近期以来,在拉美,包括阿根廷、巴西等国家,比特币的交易量都在创历史新高。这意味着什么呢?


如果是在十多年前,新兴市场发生货币危机,民众的选择要么赶紧换美元,要么是囤积黄金或其他实体物资,但现在有了一个新的选择,就是比特币。


加密数字货币在新兴经济体市场的生根发芽,实际上跟欧盟准备推出自己新的国际结算体系,从逻辑上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摆脱一种困境,做出一种新的选择,而这两个选择对于美元来说,将是致命的。


那么中国能做点什么呢?


我个人觉得,中国只要不自己把自己搞死,在这过程当中,稍微支持一下欧盟的新型结算体系和新兴国家对新的货币形态的追逐,就足够了。


那么中国怎么支持呢?


最近国内有很多企业上市,包括小米、美团、拼多多、海底捞等,其实都有很多故事可以写,而且从投资的角度,每一家企业我都可以写一些估值方面的预测,但这个已经不是我要关注的重点,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慢慢讲。


我更关注国内一家刚刚发布招股说明书的企业,这家企业叫“比特大陆”。在说这个事情之前,先做个说明,我跟比特大陆的人并不熟,也没有任何利益往来,所以讲比特大陆,仅仅是出于对很多国际问题及货币体系的思考。


很有意思的是,新兴经济体正在追逐的,可以对抗美元,规避本币贬值风险的比特币,其整个运行系统,以及新的比特币产出,几乎掌控在“比特大陆”这家中国企业手里。


比特币运行的基础是分布式的记账,而分布式记账依靠的是算力,比特大陆建立的矿场遍布全球,矿场容量超过20万台,直接控制运营的两大矿池BTC.COM和蚂蚁矿池,截至2018年8月31日,二者合计占据全网算力的37.1%,加上间接控制的矿池,其占有整个比特币全网算力的超过50%。


所以要对抗美元,防止未来被一次性收割,中国需要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不要把自己搞死,第二件事情是从政治等各种角度,支持欧盟提出的新的全球性结算体系(只有欧盟有这个实力),第三件是给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提供稳定的算力,把加密货币领域的铸币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推动更多类似于比特大陆这样的国内企业上市,将中国的多余能源全部转换成算力。


当然,没有第一件事的成功,就没有第二件事情和第三件事情。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1970年,计划经济如火如荼的时候,前苏联(4500亿美元)的GDP是中国(900亿美元)的五倍;1991年苏联解体的时候,俄罗斯的GDP是中国的1.8倍;去年,中国GDP(12.8万亿美元)是俄罗斯(1.5万亿美元)的8.6倍。


如今,俄罗斯经济总量跟中国的广东省相当,而这一变化仅仅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期间。


也就是说,中国只要不走回头路,不自己给自己设置障碍,未来属于中国的时代可能并不那么遥远。

来源: 肖磊看市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换一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